当前位置:广州市德力派贸易有限公司娱乐向隽殊
向隽殊
2022-09-22

向隽殊个人资料

向隽殊(1925年4月7日-2016年12月12日),著名电影演员、电影配音艺术家,祖籍四川,生于北京一个书香世家。喜读诗文擅长书法的父亲,以他那古朴正直的家风和广征博引的家教,给幼年的向隽殊良好的熏陶。

向隽殊是中国老一辈配音艺术家,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上学期间演过话剧,从影后主要从事电影配音工作。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入华北大学三部戏剧科学习,不久成为长春电影制片厂演员,1986年调北京电影制片厂演员剧团工作。从五十年代开始就在长春电影译制厂这块电影译制事业的园地里默默地耕耘着。

2016年12月12日,新中国电影配音事业的开拓者之一,一代配音大师向隽殊在家中辞世,享年91岁。

向隽殊个人简介

1925年生于四川省巫山县。1949年从华北大学三部戏剧科结业分配到东影译制片任配音演员。先后为《俄国问题》、《伟大的转折》、《攻克柏林》、《真正的人》、《流浪者》、《一仆二主》、《静静的顿河》、《复活》、《忠诚》、《战争与和平》、《人证》、《舞台生涯》等400余部外国影片配音,并因此荣获第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特别奖。还曾在《虎穴追踪》、《大小伙子》、《暗礁》等多部影片中饰演了重要角色,并为多部国产影片女主角配音。还曾参加多台话剧的演出。

向隽殊是我国老一辈配音艺术家,从五十年代开始就在长春电影译制厂这块电影译制事业的园地里默默地耕耘着。她的声音融温柔娇媚端庄善良于一体,《卖花姑娘》中的花妮、《复活》中的玛丝洛娃、《蝴蝶梦》中的德温特太太、《人证》中的八杉恭子、《女奴》中的伊佐拉、《流浪者》中的丽达、《冰山上的来客》中的古兰丹姆、《无名英雄》中的顺姬、《金姬和银姬的命运》、《南江村的妇女》、《摘苹果的时候》、《鲜花在盛开的村庄》、《春香传》。著名配音演员向隽殊为《无名英雄》的女主人公顺姬的配音不仅是她自己艺术生涯中的一次重要创作,而且也成为许多观众个人成长史中的一段重要的记忆。她的配音绝妙地表现了顺姬内敛的气质和蕴藉含蓄的情感,那种在人生的逆境和抉择中闪烁出的人性的光辉,那种为了信仰而付出一切的坚定和执着。第20届金鸡百花电影节获得终身成就奖。

向隽殊声音角色

"爸爸,以前我曾经给您写过一封信,今天我又给您写这封信来打扰您,可这是我最后的一封信了,……"

不论是在广播里,还是在电视屏幕上,抑或是在银幕上,每当人们听到著名配音演员向隽殊朗诵《永恒的爱情》中的女主角罗西的这封信时,都能感动得落泪。而向隽殊自己也激动得泪流满面。这位银幕后的艺术家,从一九四九年到长春电影制片厂,参加了我国第二部翻译片《俄罗斯问题》的配音工作开始,度过了三十一年的配音艺术生涯,担任了二百多部翻译影片的女主角或重要角色的配音工作,塑造了众多的年轻、温柔、美好的妇女形象,如《前夜》和《忠诚》中的女主人公,《流浪者》中的丽达、《卖花姑娘》中的花妮、《复活》中的玛丝洛娃、《蝴蝶梦》中的丽蓓卡、《舞台生涯》中的特莱萨、《永恒的爱情》中的罗西等,都给观众留下难忘的记忆。正象钢琴家熟悉了琴键、小提琴手熟悉弓弦一样,向隽殊也熟悉了自己的声带,知道运用哪一个部位会发出什么样的声音来,她技巧纯熟,游刃有余。

我问向隽殊同志:"是不是仅仅凭着纯熟地运用发音技巧就能配好音呢?"她摇摇头,然后笑着说:"这还不够。配音演员是根据原片进行再创造的。要准确地体现原片中人物的气质、性格、精神面貌,就必须探索人物,把人物的思想脉络摸清楚,这样才能使声音和角色的形象统一起来。"接着向隽殊同志举了两个具体例子。在电影《卖花姑娘》中,花妮看到瞎妹妹站在门口等她时说了一句话:"顺姬,你怎么又出来了!妈妈不是还病着吗!"这句话虽然短,如果对人物内心活动把握不准确,可能会强调"你怎么又出来了!"变成对妹妹的呵斥,但是花妮和妹妹风雨同舟相依为命,对母亲生病忧心如焚。所以这句台词要体现既心疼妹妹,有挂念母亲,表达骨肉深情。同样,在《永恒的爱情》中,女主角罗西和男主角哈迈德一开始相遇时,虽然导演处理成喜剧,但罗西的内心是严肃的,她对哈迈德很反感。当哈迈德说:"对不起小姐,我的车停下来了。"罗西说:"不是车,是你让它停下来的!"这句话不能说得矫揉造作,如果说话娇滴滴的,会变成轻佻,这样就损害了女主角的形象。向隽殊把这句台词处理得很严肃,表明罗西不是一个轻浮的姑娘。向隽殊把自己读台词形象地比喻为"嚼碎了,咽下去,再吐出来。"

在三十一年的配音实践中,向隽殊配音的译制片《舞台生涯》和《永恒的爱情》,连续两年获得文化部颁发的优秀影片奖。这次在杭州举行的"中国电影金鸡奖"评比中,为表彰向隽殊多年来对译制片的贡献及其出色的配音艺术,特授予她特别奖。

人生经历

向隽殊八岁时,父亲病故,母亲先是带着他们兄妹三人颠沛流离,后来生计实难维持,只得拆散一家骨向隽殊肉,分别将孩子更换姓氏送给他人。年仅十岁的向隽殊便远离故土,被哈尔滨一徐姓人家收做养女。生离死别的哀痛使她过早地成熟了。她的性格虽然趋于内向,却锻炼得坚韧。就学期间,她奋发上进自强不息,以第一名的名次考取哈尔滨市唯一的一所女子中学,后来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北平市私立贝满女子中学。

1941年,向隽殊刚满十六岁,养母令其成亲,这与她渴望自立不做寄生者的愿望是相违背的,她要求解除婚约,养母不允,她只好脱离开徐家,又恢复原来的姓氏。1943年,她就读于北平京华美术学院音乐系。在校期间,参加过话剧《群莺乱飞》的公演,受到观众好评;又应古城剧社之邀,在话剧《歌衫泪痕》中扮演女主角,显露出了她的艺术表演才能。

北平解放了,向隽殊由于少年时代的坎坷遭遇和多少年来流离失所的生活,使她对党有着说不尽的感情。她于1949年5月参加了革命工作,在华北大学文艺部戏剧科学习。九月份结业后,被分配到东北电影制片厂(长影前身),成为新中国第一代译制影片的配音演员。从此,她和译制组的同志一起,切磋琢磨,开拓这项新兴的艺术事业,为增进同各国的文化交流贡献力量。

1943年就读于北平京华美术学院音乐系。

1949年入华北大学文艺部戏剧科学习。

向隽殊,这是一个非常别致的名字,谈起自己名字的来历,向隽殊说,我父亲是一个老学究,给我起名字时他煞费了一番苦心,我的名字念起来并不是很上口,中央电视台的播音员都曾把我的名字念错,但有很多人却很喜欢我的名字,认为这个名字"音俗字不俗"。当记者告诉向隽殊有些材料介绍她时说她的原名叫"徐佩华",对此向隽殊苦笑着说:这真是一场误会,编材料的人应该找我来核实一下,因为我父亲过世得早,我曾过继给别人,那家人给我改名为"徐佩华",但几年以后我就把名字改过来了,我的原名就叫"向隽殊"。

生平事迹

三十多年来,她参加过近三百部影片的配音工作。观众熟悉的《复活》中的玛丝洛娃、《静静的顿河》中的阿克西尼亚、《没有说完的故事》中的女医生、《法吉玛》中的法吉玛、《没落之家》中的大小姐、《忠诚》中的艾明娜、《战争与和平》中的娜塔莎、《卖花姑娘》中的花妮、《音乐家波隆贝斯库》中的贝尔塔、《舞台生涯》中的黛丽、《人证》中的八杉恭子、《春香传》中的春香、《蝴蝶梦》中的德文特夫人、《永恒的爱情》中的罗西、《独立与死亡》中的多米迪丽亚等,都是由她配音的。此外,她还为《满意不满意》、《冰山上的来客》、《冰雪金达莱》、《保密局的枪声》、《排球之花》、《杜十娘》等许多部国产故事片中的女主角配音。

向隽殊嗓音优美甜润,吐字清晰准确,语调变化自如。她在配音中,能够充分发挥语言的可塑性、动作性,用声音表现出不同国度、不同职业、不同年龄、不同身份、不同性格的人物形象来。经她配音的人物,既有天真活泼的少女,又有利欲熏心的贵妇人;既有无产阶级的坚强战士,又有资产阶级的娇小姐;她忽而是名门闺秀,忽而是贫家妇女;忽而是勇敢的叛逆者,忽而是懦弱的牺牲品。她的声音,可以稚嫩得充满奶味,也可以刚劲得如金石迸击;有时象涓涓清泉在岩石间叮咚流淌,有时象狂风在山野中呼啸;有时象月下箫管如诉如泣,有时象高山飞瀑激越昂扬。形形色色的人物,她都能运用变幻多端的声音,准确地、栩栩如生地表现出来。

艺术生涯

她在为《复活》中的女主角玛丝洛娃配音时,通过反复观向隽殊为电影《复活》配音看影片,阅读、分析剧本和托尔斯泰的原著,对玛丝洛娃善良、单纯的本性和她命运变化的三个不同阶段以及她在这三个不同阶段中思想、感情、心理、性格的变化,有了深刻的理解,并将这种理解,化为自己的感情,由衷地发出角色的声音。在表现少女时代的玛丝洛娃(卡秋莎)时,向隽殊怀着对角色深深怜爱的感情,运用甜润中带有脆美、爽快中略具羞涩、如同莺啼燕啭般的声音,表现了玛丝洛娃少女时代的天真、纯洁和对生活、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当玛丝洛娃沦落为妓女之后,向隽殊一方面运用比较混浊、沙哑并带有几分轻佻的声音,表现出一个酗酒过度、空虚颓废、玩世不恭的烟花女的形象;另一方面,又怀着深深的同情,用愤懑的声调,表现了玛丝洛娃对屈辱的反抗。当虚伪的法律宣判玛丝洛娃有罪时,她发出了"我没有罪"的呼喊。向隽殊为这句台词配音时,加重语势和力度,几乎是用自己的整个心灵去呼喊的。声音撕心裂肺,撼人心弦,交织着血和泪,有力地表现了一个真知未泯的烟花女对命运的反抗。当玛丝洛娃受到革命者的影响,从堕落中觉醒过来后,向隽殊又运用了凄凉悲哀、然而却饱含信念的声音,表现了心灵留下伤痕的玛丝洛娃的心境和觉醒后的精神气质。正是由于向隽殊对玛丝洛娃有了准确、深刻的理解,并将自己置于角色的感情之中,因此才能把玛丝洛娃的形象层次分明、细致入微地展现在观众面前,产生了感人的艺术力量。她为玛丝洛娃的配音,无论是配音构思的完整性和配音造型的典型化程度,还是声音技巧运用的完美,都称得上是电影配音艺术中的杰作。

多方面的艺术实践,长期的银幕后的劳动,一丝不苟的创作态度,向隽殊勤奋刻苦的工作精神,是她在配音艺术上取得成就的重要原因。她平时勤于学习,熟读了古今中外大量文学作品。每当接到配音任务后,总是反复地看剧本,读原著,查资料,分析影片的主题和人物特征,熟悉该国的民族习惯、生活方式、风土人情等,为塑造角色奠定了生活基础。她对每段台词,都要经过反复琢磨,寻找感情的尺度,无保留地把自己的全部感情倾注到角色中去。她在为《人证》中的八杉恭子朗读的"草帽诗"配音时,事前反反复复地体验八杉恭子读这首诗时痛苦、悲伤、自责的心境,每读一遍,眼里都噙着泪水,声音逐渐变得哽咽,直到无声地哭泣起来。她为了配好《卖花姑娘》中花妮的声音,在练习时不知哭了多少遍,完全沉浸在角色的感情之中。有天晚上在家里,孩子被她的哭声惊醒了,慌恐地抱住妈妈问发生了什么事,她流着眼泪对孩子说:"妈妈在练戏呢!"

向隽殊的艺术才能是多方面的。她在电影《虎穴追踪》里扮演过工商局长的妻子,在《暗礁》里扮演过王校长。她参加过许多话剧的演出,五十年代她在《雷雨》中扮演的繁漪、六十年代在《钗头凤》中扮演的唐蕙仙和在《青年一代》中扮演的夏倩如、七十年代在《姜花开了的时候》中扮演的夏楠娟,都曾受到观众的热烈赞扬。她还在电台为听众播讲过《晋阳秋》、《刘胡兰》、《旋风》等小说,参加过《羊脂球》、《森林虎啸》、《肖红》、《捕鳄者》等几十部广播剧的录制。她还在电视台为《无名英雄》、《羊泉镇》等许多部外国电视片中的女主角配过音。

六十年代周总理视察长影厂,并观看了译制片配音工作的情形,他说:"你们的工作是光荣的,你们是无名英雄。"在当天举行的联欢会上,许多女演员都争着与周总理跳舞,性格腼腆的向隽殊一直躲在后面,没想到亲切的周总理径直来到她的面前邀请她跳舞。向隽殊告诉周总理自己的名字,周总理笑着说:我早就知道了。周总理的亲切关怀一直深深感动着向隽殊,而他对配音演员冠予的"无名英雄"的称号也一直激励着她。

个人评价

她具有高度的驾驭、控制声音的技巧,能够按照原片对角色的要求,熟练自如地对声音进行化装,让声音闪出角色个性的光彩,实现了汉语配音与银幕形象美妙的融合。她为《流浪者》中的丽达配音,声音温文尔雅,具有鲜明的韵律和节奏,体现了丽达做为一个富家出身的女律师的身份;她为《没落之家》中的大小姐配音,声音低沉、尖酸、刻薄,表现了资本家女儿的狂妄和冷漠;她为《蝴蝶梦》中的德文特夫人配音,语气纯真又时含颤栗,表现了德文特夫人自尊又自卑、愤懑又柔弱的复杂性格;她为《人证》中的八杉恭子配音,语调哀伤压抑,不时夹入泣音,刻画了她色厉内荏、悲悔交集的心理状态;她为《静静的顿河》中的阿克西尼亚配音,语气泼辣大胆,强硬粗俗,把一个哥萨克妇女豪爽、桀骜的性格表现得淋漓尽致。她在年近五十的时候,为《卖花姑娘》中年龄只有十几岁的花妮配音,声音清脆、稚嫩、充满活力,刻画了一个天真、纯洁的少女形象;她为《战争与和平》中的娜塔莎配音,从童年一直配到成年,她突破了在同一部影片中人物年龄跨度大、感情跌宕多、音域变化宽等难关,将声音的运用同银幕形象的成长吻合到几乎是天衣无缝的程度……观众说:"人物,在她的声音中复活了。"

向隽殊在配音艺术上取得的成就,除了她的天赋条件外,更重要的是她注重对角色作深刻、精确的理解,充分掌握角色的身份、年龄、气质、感情、性格等诸方面的特点。她认为,语言可以化装,但感情却不容矫饰。如果只单纯追求声音美,而不注重角色的感情,就会使声音变得苍白无力,没有艺术生命。只有确凿无误、深刻地理解角色,捕捉到角色内心感情变化的脉搏,掌握住角色思想感情的层次,努力使自己的感情和角色融为一体,才能凭借声音艺术,塑造出有血有肉的丰满的艺术形象。

个人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