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广州市德力派贸易有限公司情感家族血脉的延续(为延续香火费的周折)
家族血脉的延续(为延续香火费的周折)
2022-09-22

劝君少干名,名为锢身锁。劝君少求利,利是焚身火。这是诗人白居易对子女的谆谆教诲。他告诫子女,莫把功利放心上,名利是禁锢灵魂的枷锁,是焚烧品格的烈火。而要做到,修身,养德,多读书。

天下所有父母无不将教育子女看得十分重要,因为子女在父母眼中不仅是爱情的结晶,新生的希望,更是集所有优秀品质于一身的自我的复刻,是家族血脉的延续。

这也就是为什么父母总希望“子承父业”,更是父母希望生养一个男孩的原因,归根结底就是四个字,“延续香火”。

“延续香火”的想法与中国几千年来“重男轻女”的封建糟粕思想不无关系。随着时代发展,这种观念已经在慢慢消解。

著名作家贾平凹也十分反对这种观念,他说,为延续香火所费的周折,人过四代,就不清楚根在何处。

极负盛名的当代作家

贾平凹本名贾平娃,于1952年出生在陕西的一片黄土地上。

自西北大学中文系毕业以后,他便开始从事文字编辑工作,踏入文学界的贾平凹一直保持旺盛的创作力,他以三年一本长篇小说的速度奔跑在一众作家的前面。

终于,2005年,没有什么悬念地,贾平凹获得鲁迅文学奖,11年,获得施耐庵文学奖,紧接着12年。获得了朱自清散文集......

他不仅将文学界各大权威奖项拿了个遍,还当选各大高校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作协主席等职位,在中国文学界算是非常重要的一位作家。

黄土高原上的娃子大都粗犷豪爽,贾平凹也不例外。他的作品风格豪放,带有创造性和反叛性。再加上贾平凹从小生活在农村,对农村的一些现象深有感触,在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中国劳动人民的精神风貌。

他曾在自己的散文中对男女地位,恋爱,婚姻,生子等俗世进行探讨,当然还有中国人对“香火”的执念。

“如果人人都是艺术家,世界该多么可怕!”

大多数父母都希望能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贾平凹自己接触了非常多农村人,“延续香火”就是他们婚姻的最主要任务。

贾平凹觉得这样十分可悲,一旦婚姻有了目的,那爱情便不再美好。

他说,自己曾经问过很多人,是否知道奶奶的名字,尚且有一般人回答“是”,问及是否知道太奶奶的名字时,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可悲啊,贾平凹感叹,父母为所谓的“延续香火”大费周章,殊不知全徒劳,人过四代,就不清楚根在何处了。

仔细想想,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呢?贾平凹回忆,十多年前,他村里的一位妇女,在灶台生火做饭时分娩,待邻居听到孩子哭闹时,孩子已在床上,饭也在桌上冒着腾腾热气。

而如今呢?剖腹产,胎教,安胎药......为生育做出的徒劳的努力实在太多太多,让生育这一极其自然的事情少了许多人情味。

实际上“顺其自然”是极为可贵的,也是现在极缺少的。父母在孩子的教育上越来越少地遵从孩子的天性,遵从孩子内心的意愿,而是一味将自己的观念想法强加在孩子身上。

“延续香火”的极端思想再一次体现出来。父母总认为,孩子是自己的后代,是自己的“附属物”,所以作为自己的后代,要混得出人头地才有脸面。

为此父母不惜做出一些近似疯狂的事情,从小剥夺孩子的童年,报补习班,为天价高昂的学区房挤破脑袋,倾家荡产送孩子出国留学。

殊不知,孩子内心真正喜欢,真正想做,自身条件真正适合的可能并非是这条主流观念推崇的人生路。

在贾平凹眼中,父母生养子女,将之抚养成人,父母在“生育”上的义务就已经尽到了,为何非要“河不让流,盛方缸里让成方,装圆盆中让成圆”。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模样,如果人人都是艺术家,如贾平凹所说,该有多么可怕!

对权力的过分崇拜和对死亡的恐惧

为什么要延续香火?

中国人自古对权力有着天然的崇拜,也享受被人侍奉,被人供养的感觉。“延续香火”其实本意就是指,在离世以后,自己的灵堂能有子孙来上香。

人都是怕死的,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人去世之后,灵魂会去往另外一个世界。所以希望即便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也不要被子孙忘记,也要过上好的生活。或许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减轻对死亡的恐惧吧。

那么为什么在传统观念里,“香火”一定要由男性来“延续”呢?这本质上是“重男轻女”的性别观在家庭生活中的体现。

“重男轻女”观念由来已久,并自此衍生出了许多家庭生活中的“潜规则”,“男尊女卑”,“丈夫就是天,是一家之主”,“女人的职责就是生孩子,在家做家务”,“男人在外打拼”......

没有任何法律如此规定,但几乎所有老一辈人都如此认同。

其根本原因还是由于生理构造决定的,在生养孩子这一事情上,从怀胎十月到产后哺乳,女性在这项事情上的投入远远大于男性。

时间久了就给人们,尤其是男性造成了这样一个错觉,“由于女性在生孩子上付出的多,所以女性理所当然将生孩子作为主要任务”以及“女人就该在背后生孩子,男人才是家庭的中枢”。何来的谬论?

在这种荒谬的,潜移默化的,难以改变的思想影响下,男性成了一家之主,自然“香火”要由“男性”来传递。

“香火”的延续实则是对中国家庭生活的扼杀

仔细想想,“延续香火”这种观念的确非常可怕,这不像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般深切的爱,更像是一场绑架,是对相爱夫妻的绑架,更是一场对子女的绑架。

大多数农村家庭都会有至少一个儿子,甚至有男孩的家庭在某些地区达到了99%。而我们观察户籍时会发现,很多家庭的男孩上面有不止一个姐姐。也就是说,大多数父母都想生个男孩,为了要一个男孩,他们不停地生育。

一直生不出男孩的家庭还会选择在家族中过继一个进来,或招上门女婿。

大多数老人的观念都是,女儿嫁出去,要儿子来养老。

在这种观念的影响下,引发了诸多矛盾,也产生了许多问题。

其一,太多太多年轻夫妇的爱情成了“香火”的祭品。男孩和女孩结婚之后,不得不遵从长辈的意思,先生孩子再立业,即便现在并没有生养孩子的规划。

而生不出男孩的年轻妻子又会被男方家里嫌弃,夫妻二人因此有了嫌隙,原本美满的婚后生活渐渐变成愁容满面,无话可说。多少婚姻的矛盾来源于双方父母的压迫,不得而知。

其二,这是一种对社会文明的侵蚀。在这种观念影响下,生不出男孩的人会被歧视,会自卑,会被PUA。而当你被周围所有人指责,被所有人歧视,被所有人说“你不行”的时候,极少有人会选择抗争。

这种“奇怪的道德感”就会肆无忌惮地蔓延到所有女孩的母亲以及选择丁克的女人身上。而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的人——大多还是女人——永远自成一派,固执又自豪地觉得自己就是“正常”婚姻的捍卫者。

其三,这不利于孩子的发展。

父母千辛万苦,大费周章生下的儿子,自然视若珍宝。如果在农村,条件不好的家庭里的女孩会得不到足够的宠爱,所有的一切都要让给弟弟,还被教育说,“他是你弟弟,让着他”,殊不知背后的潜台词是一种绑架式的性别观。

“他是男孩,理应得到更多。”这不仅会导致女孩的思想发生偏差,还会由于过分溺爱,让家中的“独苗”不懂得礼貌与尊重,平等与互爱。

或者在城市,家庭条件好一点,男孩是独生子的时候,父母就会对其给予厚望。而对孩子过分关注,孩子就会感到压力,在这种家庭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往往不快乐。

就像弹簧,被压抑久了,长大自由后便容易爆发,容易放纵,容易堕落。不紧不松才是最好的状态。

话说回来,老一辈人将“香火”看得这么重要,将灵魂去往另外一个世界说的有鼻子有眼,那倘若真的在天有灵,会不会知道自己大费周章延续下来的“香火”连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呢?真是讽刺至极。